逍遥公子旅游网>>国外旅游资讯>>《国家地理》年度冒险家【ueli steck】不幸命殒珠峰

《国家地理》年度冒险家【ueli steck】不幸命殒珠峰

关键词:ueli,steck 来源:逍遥公子旅游网
【导读】2012年,Steck站在杜鲁峰上。Steck以速攀闻名,被称作“瑞士机器”。UeliSteck是位吸引力超凡的瑞士登山家,曾降服过世界多座知名的高山险峰,造出很多速攀纪录,并因而..

2012年,Steck站在杜鲁峰上。Steck以速攀闻名,被称作“瑞士机器”。

UeliSteck是位吸引力超凡的瑞士登山家,曾降服过世界多座知名的高山险峰,造出很多速攀纪录,并因而而驰名爬山界,让人惊奇的成就也为他获取了“瑞士机器”的称谓。但是就在本地时间上个星期日,UeliSteck在尼泊尔珠穆朗玛峰山区为登峰做预备时不幸遇险,享年40岁。

Steck家人的发言人在其网站上确定了他的死亡:

“UeliSteck在实验攀爬珠穆朗玛峰和洛子峰的期间不幸遇险。他的家人于今日得知了这讯息。UeliSteck遇险的详细情形现在还没有办法知道。他的家人十分哀伤,在这请求媒体对Steck表明应有的尊敬,不要妄自推想造成他死亡的源由。”

我们正在穿越昆布冰川。我们在这渡过了一段高兴的光阴。到现在为止,所有都很成功。我们已然到了珠峰的Westshoulder。如今我们必需等候另一场狂风雪过去。期盼之后我们能提速攀爬速度!#nikonschweiz

本年Steck始终在为5月攀爬珠穆朗玛峰和洛子峰做预备。2017年4月27日,Steck在昆布冰川为之后的攀爬做预备时,在交际平台Instagram上共享了自己的动态。

报导称,救援者在努布策峰的底端发觉了Steck的遗体。努布策峰海拔7,800米,处于珠峰的西边。据报导表明,Steck只身在努布策峰做登峰预备时产生了意外。Steck这次的登峰预备是为了完成自己的终极目标:经过难度很大的西脊线路,一次横穿海拔8,850米的珠峰和海拔8,516米的洛子峰。自1963年有人完成首攀后,到现在再无人攻下西脊线路。另外,Steck还计划攀爬期间不依靠辅佐供氧。

多年以来,Steck始终在为心里的“珠峰-洛子峰项目”做预备锻炼。每一次提起这个项目,他的脸上都会出现亢奋和激动的表情。就是这种对爬山非常的激情和非人的耐力,很大的鼓舞了世界的登山家和爬山喜好者。这也为他获取了2015年《国家地理》年度探险家的荣誉。

“Ueli的典范力量早就超过了简单的振奋鼓舞,”现在身在西藏的《国家地理》摄像师CoryRichards这样说道,而他也在为登峰珠峰做预备。“他对爬山界的奉献仅有留在山峰上的脚印可以相较。对我而言,Ueli留下的空缺是无法添加的,我们只能崇敬和敬仰。”

春季珠峰爬山季从每一年的三月持续到五月,Steck是2017年爬山季的第一位遇险者。媒体报导称,本年有1,000来位爬山者赶到珠峰爬山,造出了每年来爬山人数的纪录。而被觉得或许是目前世界最好爬山者的Steck,却在珠峰一次常规的登峰预备期间不幸遇险。

2015年,Steck在接受《国家地理》冒险频道访问时聊到了爬山的危险。“这是个永无休止的议论。当你攀爬山峰的时侯,你必需接受风险一直存在的事实。”

“珠峰总是充满危险。尽管总有惨剧产生,但我们要记着,我们攀爬这些高山的源由就是要挑战极限。仅有持续挑战极限,才能超过生命的意义。”Richards说道。

2013年,Steck空手攀爬了海拔8,061米的安纳普尔纳峰,往来用时28小时,为他获取了爬山界的最高光荣金冰镐奖,这也是他最让人注目的成就。Steck攻下的是安纳普尔纳峰的南壁,由冰和稀疏岩石形成的几乎垂直的岩壁,全长3,000多米。2007年,在打算攀爬南壁时,岩石崩落使Steck坠下300米的山崖,他也差一点殒命。走运的是,他只受了些轻伤。

Steck在爱蒙塔尔区域田野诗般的朗瑙小镇长大,幼年期间始终和两个哥哥在一起玩冰球。12岁那一年,父亲的一个朋友带他首次接触攀岩。他的爱好马上从冰球场转到了攀岩馆,并且很快便加进了瑞士青年攀岩队。Steck是个充满天赋的攀岩者,可以攀爬难度巨大的岩石。2009年,在蜜月时,Steck和老婆以自由攀爬的方法攻下了优胜美地国家公园酋长岩上的“金门”线路,全长910多米,难度高达5.13a。Steck完成攀爬差不多不用任何训练和提议,就算是对攀岩者见怪不怪的附近住户,也因此对他充满敬意。

只是,Steck真正的激情在于山峰——尽量轻装上阵,一次性以最疾速度攀爬更远的间距。为了完成最大的“珠峰-洛子峰”目标,他始终在欧洲阿尔卑斯山区做空手攀爬锻炼。Steck最喜爱的锻炼线路之一是艾格峰北壁,1938年首次有人降服这条线路,用时长达4天。而Steck在28岁时就只用10小时的时间,以自由攀岩的方法攻下了这条线路。多年以来,他始终在努力提高自己的速度,最后于2015年把时间缩小到2小时22分钟50秒,到现在仍无人突破这纪录。

但Steck的攀爬生涯也曾激发过争论。2013年,他和SimoneMoro、JonathanGriffith一起在珠峰上做爬山预备,前者是源于意大利的直升机飞行员和知名的高海拔登山家,后者是英国登山家和摄像师。三人决定在一队经过绳索稳定的夏尔巴人上方攀登,最后却惹恼了这帮人。在一个地势较低的大本营,一大群恼怒的夏尔巴人与这三位欧洲爬山者产生了冲突,最后气忿地朝他们的帐篷扔石块。

2014年,UeliSteck在攀爬大乔拉斯峰北壁Colton-Macintyre线路上的第一个冰原。

在最近的一段视频里,Steck提出了自己对“珠峰—洛子峰”项目成功标准的见解。“我不会对成功下定义,但我知道要是失败,就代表着产生意外或死亡。”

对不少人而言,Steck将一直以“瑞士机器”的称谓被人们牢记——一只在峭壁断崖上尽力攀登的强大猛兽。但对了解他的人而言,他远非一位卓著的登山家。多年以来,英国记者EdDouglas始终在报导Steck的攀爬生涯,正如他在Twitter写的那样:

“要是说UeliSteck不是什么,那他一定不是机器。他是个热心的人,偶尔也很软弱。但他肯定不是一台机器。”

猜您感兴趣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