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公子旅游网>>国外旅游资讯>>【王蒙近况】

【王蒙近况】

关键词:王蒙近况 来源:逍遥公子旅游网
【导读】王蒙,1934年10月生于北京。1953年开始文学制做,出品文集50卷,曾获茅盾文学奖、意大利蒙德罗文学奖、日本创价学会和平与文化奖等。2019年获“人民艺术家”国家光荣称谓。“笑..

王蒙,1934年10月生于北京。1953年开始文学制做,出品文集50卷,曾获茅盾文学奖、意大利蒙德罗文学奖、日本创价学会和平与文化奖等。2019年获“人民艺术家”国家光荣称谓。

“笑声乘风来

春风随笑扬波

叮叮叮

咯咯咯

风将我吹醒

风将我拂乐

笑将风招来

笑与风就此别过

春季就这样到来

春季就这样走了呵……”

上个世纪50年代末,一个春季的晚上,一阵女孩子银铃般的笑声,吹进了傅大成的耳朵和内心。他写下这首名叫《笑的风》的诗,并因此迎接了生命的春季。

这是王蒙最新出品的长篇小说《笑的风》的起头,从青涩少年到耄耋老年,作者将主人公傅大成的情路、文路、心路进程全数道尽,在夹杂着百味的悲喜人生背后,中国社会半个多世纪的发展迁移也借由小说人物的四方游历显示在读者眼前。

一曲高昂久远的生活颂歌

青春、恋情、文学是《笑的风》的主要词。小说中,农家子弟傅大成因参与五四青年节征文得奖,变为倍受瞩目的“青年农民秀才”,他也得以得到助学金,在退学3年后被破格补录为高中生。结业后,他考大学、分派工作,踏准了年代节奏,一路顺风顺水,变为同辈人中让人向往的佼佼者。可在他的生活中却深藏着一个隐痛——被爸妈安排的一段包揽婚姻。他不由问:“我的恋情、婚姻是什么呢?”

王蒙说:“我知道不止一个为挣脱包揽婚姻而苦斗,斗得惨胜而最终依旧不成功的故事。”这就是作家制做《笑的风》的最开始的想法。

小说中,傅大成在包揽婚姻以后,又经过了外遇、离婚、再婚与暮年的二度离婚。白甜蜜的和善、精干、妈妈般的爱;杜小鹃的知性、智慧、知己般的知心,让他持续再次思索自己的青春、恋情与人生,持续挑战与改写生活的设定。

不管是小说中的傅大成,还是生活中的我们自己,有没有梦想的恋情与婚姻?王蒙夫子自道:“答不上去。”但他又说:“托尔斯泰说的‘甜蜜的家庭是一样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我看不一定。我的一个侄子说,看了《笑的风》,感觉傅大成的两段婚姻都是甜蜜的,麻烦在于他一身二任。”

恋情与婚姻即使是生活中最关键的焦点之一,但在婚恋题材的外壳下,《笑的风》更想显示给我们的是一曲生活的颂歌。普希金的《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人人皆知,王蒙在小说中问:“倘若你哄骗了生活呢?”

“大概人须要的不是地上的天国,也不是盲目乐园,而是充满活力、充满期盼,也充满挑战和险情的世间人场。人从清晨笑到夜里,再从夜晚乐到黎明,自今日舒适到明日,再从上一年享受下一年,那是甜蜜吗?”不懈地拼搏、竭诚地生活、品位凡间的各种味道,大概才是甜蜜。这不仅是作家王蒙的人生态度,也是他借由作品转达给读者的焦点。

在半个多世纪的时间跨度中,傅大成、白甜蜜、杜小鹃,还有一年轻一代的阿龙、阿凤、立德,无数的他们会集成一条滚滚向前的社会激流,扫荡着、见证着、形塑着中国和世界的迁移,也产生了《笑的风》时空维度上宽广深邃的特色。

时间跨度上,从1970年,一家四口只凭一辆破车便可飞驰数十公里;到1979年,《步步高》《彩云追月》《甜蜜蜜》《小城故事》等歌曲的盛行;再到1991年,傅大成夫妻购买电脑开启书房革命和近几年手机视频通话变为粗茶淡饭,《笑的风》里有生活史、有民风志。空间跨度上,小说从中国北方村庄到省会到上海到北京,从德国西柏林、波恩,到希腊圣托里尼小岛、匈牙利、爱尔兰,营建出开放的空间背景。

王蒙说:“我想经过个人婚恋家庭的命运、爱爱情仇的剧情,写历史、写地理,写人生、写社会,写价值观、人生观、世界观的冲撞与整合。这是文学,这是《红楼梦》直至《茶花女》与《安娜·卡列尼娜》的传统,这是耄耋作者的家底。”

一场淋漓尽致的语言盛宴

“这里有灵与肉的挣扎,有爱与痛的奋斗,有美与善的熏陶,有诗与歌的升华,这里有每一个个体仅有一次的生命哲学、生命文化、生命享受、生命贡献、生命伴侣,赞颂合唱、共舞、磨练、对答与挺举、论辩华章、多部和声,红日高升,烛照天地!”掀开《笑的风》,读者会发觉这样的语言俯拾皆是,显示出典型的王蒙式格调:淋漓尽致、趣话连珠,密集的排比和多变得句式产生语言明显的规律感,很多句子乃至不加标点,一落千丈。读者经过语言感觉到的是作者思维的持续、流动和喷涌欲出和丰实的制做激情。“意在笔先,情关心中,写起来热火朝天,如潮如浪,难以自已。”王蒙说。

词语的充沛、句式的繁杂、文风的刚劲让《笑的风》变为一部高密度的小说,而书中主人公傅大成和杜小鹃的作家身份更让小说得以搜集古往今来的文艺经典。举凡《诗经》《长恨歌》《钗头凤》等名知名篇,孔子、老子、程颢的语录格言,安徒生、卢卡奇、乔伊斯、君特·格拉斯的一生掌故,《安娜·卡列尼娜》《叶甫盖尼·奥涅金》《往日情怀》《贵妇还乡》的剧情故事……极大的文化内在与文化容量,充份显示出作者的饱学多识和丰富履历,也让《笑的风》变为一部精简版的文艺指南。

光这些还不足够,《笑的风》中混合了王蒙原创或戏仿的大量当代诗、五言七言诗、词、乐府诗,等等。例如“前一天忒旧老,今天且婆娑?瞬息成往事,思之亦蹉跎。铭记终须忘,当歌自有歌!掐表记分秒,快意咏新歌!”

前些年,王蒙潜心研究古典文化,还写了有关孔孟老庄和《红楼梦》的书,对自己的语言特色,他说:“一个是受中国小说传统的影响,比如《红楼梦》。小说中叙而加赞、加诗词歌赋的地方不少;另一方面,是受中国评书、说书办法的影响,并有所承袭、冲破。”

一次不一般的写作经过

谈到《笑的风》的制做,王蒙说:“这是个在我写作史上史无前例的情况。”

2019年,王蒙制做完成篇幅8万字左右的中篇小说《笑的风》,并发布在《人民文学》文刊上。卷首语中,编者觉得这是一篇明显拥有长篇容量的中篇小说,而作家自己也觉得意犹未尽。王蒙说:“从发布出来的文本中,我发觉了那么多包含和潜质,这样多生长点与元素,这样多期望与或许,也还有些可以更周详更强化更饱满丰富的剧情链条因果、光阴沿革节点与可调整的焦距与扫描。”

所以王蒙对《笑的风》又展开了二次制做,他写得“相持不下、难离难舍,如歌如梦、神魂颠倒。”乃至,“越修理越大发,比夏季写中篇稿时还疯还热”,瞬间增多了好几万字。当中大半是傅大成二次婚姻后的情感经过,一部分是细小之处“毛茸茸的生活与情趣”。《笑的风》也变为王蒙自己十分喜爱的一部作品。

从1953年开始写《青春万岁》、1956年发布《组织部新来的青年人》,到上个世纪70年代末形成普遍影响的“东方认识流”小说,再到5年前《这边风景》得到茅盾文学奖,王蒙的制做持续给读者带来惊喜,他也因而被叫做文坛“常青树”。

谈到永保制做激情的窍门,王蒙说:“爱生活、爱家国、爱世界,爱文学、爱语言,爱每一根草、每一朵花、每一只小鸟,爱你我他,自然,更有她。维持热呼呼的生活态度。一直抱着期盼,活得更好,写得更好。”

本年86岁的王蒙,平常的生活是每日写作5小时,走步90分钟,唱歌45分钟。这一位“耄耋少年”说:“我们追上了处处都有故事、每日都有剧情,有人物、有抒怀、有思索、有戏的小说黄金年代。”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猜您感兴趣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