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公子旅游网>>旅游景点资讯>>【文学路】上的追梦人

【文学路】上的追梦人

关键词:文学路 来源:逍遥公子旅游网
【导读】我原在一家病院上班,一名显微镜下的临床审查师。之后,得一机遇,转业当记者,弃医从文,走上写作之路。命运的转机,换来了人生的新天地,我开始策画将来,做自己想做的“文学梦”。我的出道,..

我原在一家病院上班,一名显微镜下的临床审查师。之后,得一机遇,转业当记者,弃医从文,走上写作之路。命运的转机,换来了人生的新天地,我开始策画将来,做自己想做的“文学梦”。

我的出道,源自当年兴起的一股“英语热”。那一年月,年青人求知欲强,不少人都以“学英语、懂英语、出国留学”为荣,饥渴难耐,蔚然成风,好像说不出几句英语,就无法显示自己有学问。而我属“另类”,对学英语提不起爱好,一窝蜂似的“英语热”,反倒让我对自身的工作筹备和选择“冷”思索。

我感觉学英语的成本太大,实际的用处也不广,而汉语,我们自幼就有基础,与其消耗大量的时间学英语,都不如用相同的时间研究祖国的语言文字。我暗下决意,为自己做了确实可行的学习计划。他们每日背单词,读英语,我就每日吟诵唐诗宋词,研究平平仄仄;他们每日背《英语九百句》,我就每日看莎士比亚、屠格涅夫、歌德和白朗宁夫人十四行诗……保持一段时间后,便见分晓了:当他们用英语单词和语法训练遣词造句时,我的散文、诗歌和消息作品已接连散见于一些报纸文刊了……第六感觉告诉我,缪斯女神好像在怜爱我这个文学追梦人。

上个世纪80年代前期,信息并不发达,报纸文刊不多。文学期刊十分红火,什么刊物都可以刊行一万多册。病院阅读室几本文学文刊《十月》《诗刊》《收获》等,我翻了一遍遍,心如海绵一样吮吸文学营养。

之后,《大众卫生报》第二届卫生文学讲习班在我单位所在的南岳衡山主办,我是学员,又是东道主,有机会倾听何立伟、宣扬和贺晓彤等湖南几位著名作家高论文学创作心得。并且,很走运,会务组安排我招待作家何立伟先生。住在一起,有了求教名家机会。

和何立伟先生相处几天,先新手不释卷,偶尔念念有词,给我留下深切记忆。谈起阅览,他提议我,要选择满足自己品味或脾胃的作家著作来阅览,沉下心来,多看多读多背名家名篇,并细细推测。何立伟先生说,经典作品经过了时间的沉淀,就算你取其精髓的非常之一,对自身写作的影响也是妙趣横生的。他还说,不仅要看原作,还要看文学评论家对他作品的评论,了解他所处的年代背景;相关他的诗歌、散文,亦或媒体报导都要看。这样这样,你才能清晰地了解一个作家、一部作品,文学修养渐渐就提升了。

我大概花了四五年的时间,陶醉在中外名家作品的阅览中,不知不觉,在言谈或写作中,一些精当的词句信手拈来,顺嘴说出,这些文学作品转变了我的想法,转变了我的感觉能力和思想方法,如春风化雨,润物细无声。

上世纪80年代初,文艺作品发布的门槛十分高。要发布一篇小说、散文、诗歌比较难。所以,病院一些文学爱好者自觉组织,先后创建了《青青草》文学社、《紫薇》文学社和《云舟》文学社,几份小小的油印刊物,成了文学青年竞技的大擂台,大家暗中角逐,比拼谁的文章写得出色,比拼谁的设计排版美丽,比拼谁的钢板书法刻得潇洒。

我为什么爱文学,醉心文字组合形成的美感,完全在于写作是种精神托付,是种心神的放出,是种简单的愉快。感激文学,给了我纯净的魂魄和轻快的翅膀。尽管希望随时在变,但我仍想只身负起暖暖的生命,带着甜蜜的初心,一边誊写我的所见所闻,一边顽固地去寻觅心里的世外桃源。

猜您感兴趣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