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公子旅游网>>旅游景点资讯>>电影《【阴阳路】》观后感

电影《【阴阳路】》观后感

关键词:阴阳路 来源:逍遥公子旅游网
【导读】影片以雷宇扬扮演的“讲古佬” 毕彼得在坟场叙说开始,分别由《抄墓碑》《阴阳路》《红当当》《佗地位》四个鬼故事构成,四个鬼故事承上启下,环环相扣,看着像独立,实际上有着紧密相连的联络..

影片以雷宇扬扮演的“讲古佬” 毕彼得在坟场叙说开始,分别由《抄墓碑》《阴阳路》《红当当》《佗地位》四个鬼故事构成,四个鬼故事承上启下,环环相扣,看着像独立,实际上有着紧密相连的联络。

影片开场叙说人的设计,相似《世界奇妙物语》,从第三者的方向把观众引导到电影的剧情里,慢慢道来,不疾不徐,张弛有度。

《抄墓碑》说的是ken、小波、大b三人到达郊野岛屿烧烤野游,从台词可以获悉小波、大b从事影视业界,也为后边的三个故事做了铺设。ken只身一人方便,看见一女子正裸泳,等他把两个朋友叫来看时,裸泳女子消散得悄无声息,不难推想女子大概就是女鬼。反回营地的他们果然碰到三名玩耍的女子,一群人围在一起聊天,当中一女子建议不如去后山的坟场玩抄墓碑的游戏,看谁在规定时间誊写墓碑的数目最多,期间他们还碰到拾荒老太太和自称看管坟场的老头,俩人都再三提示他们要警惕,别打搅睡在地底下面的人。

几人赶紧誊写起墓碑,连续不断的怪事出现,ken发觉三女子竟是女鬼,惊叫着逃开坟场,剧情再一次回转,原来三女子是受小波、大b聘用,专门恫吓ken的。正当大家笑话ken被吓的面貌失色时,忽然查觉戏弄ken的期间出现了陌生身形,好像是女鬼,大家惶恐跑出坟场。

转天他们再一次到达坟场找ken,竟看见一墓碑上贴着ken的照片,昨天夜里自称看管的老头早就亡故。众人不知所措时,ken忽然出现,还跟朋友们开起玩笑,虚惊一场,大家都登船预备离开,ken再一次离开众人视野,与亡故的老头在岸边向朋友们挥手辞别,不难揣摸ken早在前一晚的坟场里碰到不测。

《抄墓碑》算是全片最优秀的一个短片,除去频频密集的回转剧情,罗兰扮演的拾荒老太太也成了港产恐怖片的经典,不少人幼年的阴影。

阴阳路》一开始毕彼得开着贴满符咒的汽车误闯片场,被当常务的小波,大b拦住。而摄影的电影是在借鉴《天若有情》的戏份,刘德华、吴倩莲换成了吴志雄、苑琼丹,名片改叫《千药有醒》与粤语发音的《天若有情》很类似,导演李力持也饰演客串。

正片说的是个风雨聚集的晚上,杜先生和老婆为了庆贺结婚纪念日约好在饭店吃饭,老婆在半路去取礼品,偶然中碰见已然亡故的老太太,也验证了老婆在这个特别的晚上大概可以与死去的人沟通,为最后做了铺设。另一边杜先生正与情人在一起,因为要前往晚宴,情人与杜先生大喧华,老婆在路上迷路,无论如何都找不到饭店。这里导演给观众设置了一个误导的圈套,以为迷路的人是老婆,实际上真正迷路的人是叛变婚姻的丈夫杜先生,这里的迷路实际上是在指道德层面上的心路。

老婆最终到达饭店,却丈夫身形,丈夫在电话里坚持称已然到达饭店,可实际上他和情人在半路出了车祸,又碰到泥石流,被埋藏在厚厚的土壤里,早就丢了性命。老婆在警员的伴随下到达意外现场,这才掀开了答案。而杜先生汽车里后座,忽然冒出亡故的ken,也预兆杜先生已然不在世间。所谓阴阳路就是指夫妇两人走在一阴一阳的道路,渐行渐远,一直碰不到面,叛变婚姻的人毕竟会受处罚。

《红当当》说的是小波、大B、Jo Jo去祭祀已故朋友Ken,离开墓地时JoJo偶然间被已故杜先生的幽灵缠上,这个杜先生就是《阴阳路》中对婚姻不忠的丈夫,或许是好色的原因,杜先存亡后成为了一只色鬼,持续骚扰JoJo。被恶鬼上身的JoJo慢慢任由支配,好像行尸走肉。男朋友小波和大b费尽心机要拯救她,却一直找不到有效方法,幸亏碰到一名与毕彼得相貌一样的灵异驱魔师“一颗痔”。“一颗痣”与杜先生的幽灵完成交易,只要他放过JoJo,上任由他毒打自己一顿,果然“一颗痣”挨揍以后,JoJo慢慢恢复神智,JoJo问起源由,到底经过了什么鬼事,“一颗痔”提示JoJo之后少穿红衣,在鬼魅的世界里,“跟红顶白”是不以为奇的事情,跟红顶白是广东俚语,表述的是种趋炎附势处世态度,也是种顺势而为、趋吉避凶的生存智慧。而在影片里是说色鬼转门缠着爱穿红色内衣的女人。

《佗地位》叙说演员志雄带着女朋友May到电影院看他饰演的电影,影院外还挂着《千药有醒》的海报,卖票员就是讲古佬毕彼得。雄哥和女朋友误打误撞坐到两个“鬼陀地”的“陀位置”,陀地是指某地恶霸,地头虫的意思,鬼陀地望文生义,就是被鬼魅占据的地方。不言而喻,此坐位被雄哥和女朋友误坐定是要产生不详的事情。女朋友去剧院卫生间方便,忽然发觉翻腾的皮球成为了一颗人头,不管雄哥怎么拉幕布一直都反回不到坐位上,俩人终于在楼道里相遇,可又被无限循环的楼梯困住,巧遇两个好像幽灵的女孩也不胫而走,无论如何都走不出剧院。

最终他们在上映室碰见毕彼得,但雄哥发觉坐在电影院里的观众都成为了死人,一声惊叫,雄哥从梦里醒来,原来是一场噩梦。但雄哥的电影票上日期是1967年,可电影是1997年放映的,足足三十年的时间,时过境迁,荧幕里外,影院内的观众是人是鬼已然难辨真假。

猜您感兴趣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