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公子旅游网>>旅游景点资讯>>二千年多前的【南海古国】首都在武平吗

二千年多前的【南海古国】首都在武平吗

关键词:南海古国 来源:逍遥公子旅游网
【导读】将接连发布客家文化、河洛文化、非遗文化等系列内容,烦请留意!“南海国”是西汉皇上刘邦分封的东南方诸侯王国之一。因历史纪录简易,知之者甚少,故成历史谜案。这几年来经过地方史专家多年的..

将接连发布客家文化、河洛文化、非遗文化等系列内容,烦请留意!

“南海国”是西汉皇上刘邦分封的东南方诸侯王国之一。因历史纪录简易,知之者甚少,故成历史谜案。这几年来经过地方史专家多年的研究、梳整,依然能模糊看出南海国眉目。

消散的古南海国

班固《前汉书·高帝纪》载:十二年三月,“诏曰,南武侯织亦粤之世也,立以为南海王。”这表明同属越王勾践子孙的织,与兄弟无诸、摇一样,因有功于汉室,于公元前195年3月受封为王,到现在已有2213年了。

《汉书·严助传》载,淮南王刘安上书文帝称:“前时,南海王反,陛下先臣(指淮南王刘长)使将军间忌将兵击之,以其军降,处之上淦”。表明南海王因背叛,受汉军攻击而降,降者被迁移安顿到上淦(今江西省清江县一带)。至汉文帝时,作为一个王国的南海国已湮灭。

降者(指织等人)到上淦后,“南海民处庐江界中者反,淮南吏卒击之。……南海民王织,上书献璧皇上。忌擅燔其书,不以闻。”削王为民的织曾上书献璧,因间忌作梗,致其“复反”,淮南王再一次把其弹压。可以看出,南海国最后亡于淮南王刘长死亡(文帝六年)以前,其存在时间最短不小于16年,最长不过21年。

至于南海国封地,史学文籍没有清楚纪录,不过还可看出大致方位。《史记·南越列传》载,文帝继位后,即派陆贾使越,在番禺(今广州)坐大的南越王赵佗上书曰“其东闽越千人众宣称王”。汉高祖五年封无诸为闽越王,这对赵佗来说不会不清楚,他觉得难受的是在其东称王的“数千闽越人众”,这表明了《前汉书一下·高帝纪》所载:“十一年更立佗为南越王,从此王三郡,……今复封南武侯织为南海王,复遥夺佗一郡,织未得王也。”

赵佗不肯把三郡(南海、桂林、象郡)中的南海郡让给织,但织是无诸之侯,原有封地,由侯升王后其封地没本质性增多,他就成了夹在闽越国与南越国之间的“孤苦伶仃”。丘复在编撰《长汀县志》时保存了旧志纪录,以增补、证明文籍纪录南海国封地的欠缺。其部分原文如下:

按:全望祖《经史问答》引《汉书》,高帝十二年诏曰:南武侯织亦粤之世也,立以为南海王。据诏文,织当是无诸之族,南武之地当在今汀潮赣之间。

后南海王反,间忌击之,以其军降,处之上淦。邑人杨澜曰:志闽地者,但知有无诸,全氏据《汉书》诏语,以织是无诸之族说,虽创而实确然,则汀初为无诸地,而织以其族为南武侯,后立为南海王,则为织地矣。……今武平县地在汀潮赣之间,盖即当天南武侯地,而汉封之曰南海者也。

古南海国遗迹寻找

按照《长汀县志》纪录,“南海国”国王织在封王前,曾经被封为南武侯(今福建省武平县)”,所以,福建省专家把武平作为挖掘研究的重点。专家在考察中,曾有武平县东留乡封侯村的老人告诉他们,村里在很早之前就发觉过城墙的印迹和砖块。同一时间,经过专家的了解考据,武平在唐代开元时属于汀州府,被分为南安和武平两个镇。

专家觉得,当中很明显地拥有“南武”二字,或者作为南海国王织在这活动的一个证明。而像“封侯村”、“将军村”等村名,或许与织受封为南武侯等史实也存在着联络。而在武平,这样与南海国有联系的地名有近十处,所以更有专家觉得南海国的都城大概就在武平。

相关“南海国”的历史,史籍纪录很少,其城址始终没被发觉。这几年来,闽西文化单位专门为这创建了“南海国”考古考察领导小队,组织文博工作者深入武平、长汀、上杭等地考查,搜罗了部分与“南海国”有关册本资料约80万字;收集了相关“南海国”论文索引及部分专家科学家名单;并且在武平、长汀、上杭等地发觉了汉代古文化遗迹30来处,并出土大量的陶片和陶器。

“南海国”考古考察组先后到长汀、武平考查,查询历史相关资料,并调集本地史学界专家座谈。经过考查,专家们从武平县境内现在发觉的10处秦汉遗迹、9处好像与“南海国”相关的地名和其它相关资料来看,“南海国”都城遗迹很可能在武平县境内。

神秘消散了2000来年的南海国,正在一步步拨开历史浓雾。最近从福建博物院得知,经过专家的困难考古开采,相关南海国的大量证明文物接连被发觉,当中包含汉代宫廷陶器残片:

现在,南海国的考察重点汇聚在武平县东留乡封侯村和万安乡五里村刘屋后背山遗迹。

武平县东留乡封侯村的名字来源,疑与南海国王织曾受封为南武侯史实有联系,村里始终传扬着到这里有“武将下马、文官下轿”的传说。另外,面积不大的封侯村却有东西南北4个城门旧址;而在武平万安五里村刘屋后背山的三号遗迹,则发觉了大量的古陶片。

另外,1984年,武平十方镇集贤村社墩上自然村农民在盖房挖屋基时巧合发觉了一把青铜古剑,那时发觉的农民见剑刃尖锐,宰猪还用它来刮猪毛,然后送交县文物单位经专家鉴别为春秋战国期间的文化遗存。剑长49.5厘米宽4.5厘米重0.700公斤,剑锋、锷残、剑着稍损,作喇叭状,内饰同心圆篦点纹,剑茎圆形,上有二凸箍,箍上饰细,勾连幡虺。剑格较宽,两面各饰不一样的饕餮。剑身隆脊起棱,两刃间隔离不等,后段宽4.5厘米,前段略有缩紧。

另一把是二十世纪80年代初在武平一中后山亭子冈发觉的。专家也鉴别为春秋战国年代铸造的。剑长37.5厘米,宽3.0厘米,重0.20公斤。剑锋、锷残、剑首有损纹饰与剑茎与以上一把类似。

二十世纪这两把青铜剑保存得这么好在全国也是不多见的。表明剑的自身经过当年的特别技艺解决过,有别于一般的质地,其效果当为那时王公贵族,用以随身佩戴防身的。如果不属外来品,表明在周代武平一带已有冶炼术,并且那时冶炼水准相对高明。

二十世纪80年代城关领导大众在平川河疏导河流劳动时,在五里村下游五里左右的城关平川河南门桥下发觉了一个甬钟,属一组编钟的一个,该钟高22.5厘米,口径13.0厘米×9.2厘米,重1.855公斤。

从五里村顺水而下到平川,即是五里间距,在这发觉这个甬钟,表示或许从上游古越人密集的居住地五里村一带的出土文物。1989年6月专家初步鉴别为春秋年代。这几年笔者的朋友还在武平接近上杭界地发觉一个比这小的用来妆点品的钮钟。

钮钟比大拇指稍大些,是农民在田头挖掘的,该钮钟放在地表一米深土层的陶罐里,里边还装着很多西汉的货币,明显这个钮钟是西汉或西汉之前的遗存。甬钟、钮钟是春秋战国直到汉代王公显族宫府中才有的奢侈品。

之上是从出土的文物看武平的古越族的生存繁衍的情形。实际上在地面上的文化遗存即语言习气习贯也能看出古越族在武平一带的存在。

到此,汉高祖刘邦所创建的南海国遗迹,应当就在武平境内、东留的封侯、万安的五里这俩地方了,而东留封侯村那四个古城门遗迹更有进一层研究的价值。

南海古国的遗迹到底在哪?相信离实情不远了。

2017年9月,选材自南海古国的巨型互联网小说《织天下》正式上线。据悉,“南海国”国王织在封王前,曾经被封为南武侯,有专家推测,南海国王城就在目前武平县境内。

上线典礼当日,《织天下》创作者之一陈樑颖告诉记者,这是中国首部以南海古国为背景的巨型互联网小说,作品经过描绘主脚邹织、墨鲤等人的家国天下、恩怨情仇,展示被忘记2000来年的南海国神秘历史。《织天下》小说有关人物近百人,全书字数达30万字,现在已完成20万字篇幅。

猜您感兴趣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