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公子旅游网>>旅游景点资讯>>【苏轼赤壁赋】

【苏轼赤壁赋】

关键词:苏轼,赤壁赋 来源:逍遥公子旅游网
【导读】赋是种传统文体,由“楚辞”发展而来,经汉赋、魏晋抒怀小赋、唐代律赋,到宋代经欧阳修和苏轼等人的缔造和发展,变为便于写景、抒怀和讨论的散文赋。赋,简言之是从“楚辞”发展而来。实际上,..

赋是种传统文体,由“楚辞”发展而来,经汉赋、魏晋抒怀小赋、唐代律赋,到宋代经欧阳修和苏轼等人的缔造和发展,变为便于写景、抒怀和讨论的散文赋。

赋,简言之是从“楚辞”发展而来。实际上,远在《诗经》中就有赋、比、兴的艺术展现方式。“赋”就是直接书写和铺陈。这应当是赋作为一种文体最早的源流。“楚辞”,特别是屈原的《离骚》,在赋的发展中起着非常重要的效果。在“楚辞”中句式越发自由,完全离开了《诗经》中四言为主的展现方式,作者可以按照思维和内容表述的须要控制句式的长短,铺陈的方式司空见惯,使赋作为一种文体趋向于成熟。“汉人将屈、宋诸作皆目之为赋”,屈宋的文章对汉代文人有重要的影响,以致于在汉代出现了贾谊、淮南小山、东方朔、刘向等十分知名的楚辞作家,这表明汉赋是在屈原、宋玉骚体赋的基础上发展的。到了两晋南北朝期间,出现了骈体赋。骈体赋文彩花俏,但方式重于内容。到了唐代,受唐诗格律的影响,出现了律赋。律赋太过工致,约束了思维的自由表述。到了宋代,经过欧阳修和苏轼等人的努力,保存传统赋体的特征和情韵,汲取散文的笔法,突破赋在句式、声律、对偶等方面的约束,缔造了更便于表情达意的散文赋。苏轼的这两篇《前后赤壁赋》就是宋代散文赋的珍品,既显示了宋代散文赋的特性,也显示了苏轼散文赋独有的艺术格调。

首先剖析前后赤壁赋的相同之处。前后赤壁赋写的位置一样,都是黄州赤壁矶,在《前赤壁赋》中是“苏子与客荡舟游于赤壁之下”,在《后赤壁赋》中是“复游于赤壁之下”。写的景象一样,都是大江月夜;在《前赤壁赋》中写道“白露横江,水光接天”;在《后赤壁赋》中写道“江流有声,断案千尺”。写的出行方式一样,都是好友作陪,荡舟江上,喝酒赏月;在《前赤壁赋》中写道“所以喝酒乐甚”,在《后赤壁赋》中写道“所以携酒与鱼”;这么好的山河月色,没有好酒助兴,没有好友作陪,只是一个人出行,岂不是孤独?

但是不一样的首先是写作的时间,一个是“壬戌之秋,七月既望”的初秋时节,一个是“是岁十月之望”的孟冬时节。因时间不同,景象也有区别。在《前赤壁赋》中的初秋时节,是“清风徐来,波澜不惊”的景象,在《后赤壁赋》中是“山高月小,真相大白”的景象。所以,连作者也忍不住说“曾日月之几何,而山河不可复识矣”,看来因时节的变化,景象区别还是巨大的。虽是好友作陪,在前后赤壁赋中作者与好友的互动方式也有区别。在《前赤壁赋》中,与好友主客对答,作者的兴趣很浓,以致于“肴核既尽,杯盘散乱”;而在《后赤壁赋》中,只以主客对答的方式引发月夜出行,而在玩耍的期间,作者一个人“摄衣而上”,“盖二客不能从焉”,在这作者离开朋友,一个人在孤单的玩耍,这或许也烘托了作者的心事和孤单的情绪吧。

主客对答是传统赋体的方式。在《前赤壁赋》中,作者与朋友“喝酒乐甚,扣舷而歌之”。宾客吹起洞箫,“其声呜呜然”。苏轼原本“喝酒乐甚”的情绪被这“如怨如慕,如泣如诉”的箫声给突破了。苏轼所以“愀然”,“正襟危坐”的问起宾客“何为其然也”。为何要吹的这么哀痛呢,这不是影响我们欣赏面前“白露横江,水光接天”的景象吗?所以笔锋一转,渐渐的转接到主客问答的文章主体里,引出了苏轼和宾客对面前景象不一样的感受和感触。宾客在苏轼“吾与子之所共适”的体悟中“喜而笑”,宾客已经理解了苏轼的情绪。在这,苏轼以主客问答的方式,表述是种物我两忘的情怀。哪有什么宾客,那实际上那是苏轼的同神异体的化身罢了。苏轼莫非不清楚赤壁是曹孟德的不得志之地吗?只是经过宾客的口,说出另外一个苏子瞻要表述的情绪罢了。

同《前赤壁赋》主客问答占文章的主体,引出主客对面前景象不一样的思辨不同,《后赤壁赋》中的主客问答,更主要的是引出苏轼一个人的玩耍和感触。在文章的起头,作者“仰见明月,顾而乐之”,情绪还是较好的。苏轼与宾客“行歌相答”,引出“有客无酒,有酒无肴”的主客问答的内容,为下文“携酒与鱼,复游于赤壁之下”做铺设。数一数主客问答的字数,也就小小六十八字,全然没有《前赤壁赋》中用两大段的篇幅去刻画的状况。可以看出,虽是主客问答,却因文而异。在这,主客问答只是想着引出苏轼一个人的玩耍、一个人的感触,展现苏轼一个人的如“孤鹤”一样的孤单情绪。

经过《前后赤壁赋》的比较阅览,我们能发现,尽管主客问答是赋的一种写作方式,不过在详细的文章中也是因文而异的,作者可以按照行文的须要合理安排主客对答在文章中的比重,不因词害骇意。所有方式都是为内容服务的,表情达意才是文章的完全。

在文章起头诠释赋的发展的时侯,说赋到了宋代经过欧阳修和苏轼等人的缔造和发展,变为便于写景、抒怀和讨论的散文赋。可以看出,到了宋代,赋已然与之前大不一样了。尽管还有之前赋的特性,不过变的越发易于表情达意了。而苏轼又是宋代继欧阳修以后的一代文宗,散文赋的出现一定有苏轼不可扼杀的功绩,他在散文赋的范畴一定是得心应手,驾轻就熟的。而这两篇《前后赤壁赋》为什么变为千古名篇,就是由于他汇聚显示了苏轼的艺术格调,显示了宋代散文赋的特性。而这里,我们偏重剖析《前后赤壁赋》中写景、抒怀和讨论相结合的写法。

苏轼不亏是艺术大师,有着高明的驾御语言的能力。他的写景一针见血,寥寥数语,就能描绘的十分逼真。如《前赤壁赋》中的“清风徐来,波澜不惊”、“月出于东山之上,踌躇于斗牛之间”、“白露横江,水光代替天”;如《后赤壁赋》中的“人影在地,仰见明月”、“江流有声,断案千尺,山高月小,真相大白”;都是寥寥数语,却刻画的诗情画意。看见这种文字,好像设身处地,如在面前一般。苏轼擅长写景,也频频为景象所动。所以“浩浩乎如冯虚御风,而不清楚所止;飘飘乎如与世隔绝,羽化而登仙”。作者被面前的景象所动,竟然恍模糊惚有羽化登仙的感觉。这是明显的写景生情,融情于景,景象汇合。这是仅有设身处地才会有的感觉。同《前赤壁赋》中被景象触动的开心的情绪不同,在《后赤壁赋》中表述的是种哀痛的感觉。文中写道“摄衣而上”、“盖二客不能从焉”,作者是一个人爬上山岩,观察孟冬月下的景象,爬到高处,为面前景象所动,“划然长啸,草木颤动,山鸣谷应,风起水涌”。孟冬之夜,萧瑟的风,冷飕飕的吹着,草木颤动了,风声在山谷中回复,酷寒的水击打着岩石。一个人在月下,看着这样萧条的景象,难以避免会生出悲惨的感觉来。所以,“予亦默然而悲,肃但是恐”。见景生怀,想想自己的遭逢,能不心生悲惨吗?!这样渐渐的融情于景,不着一点印迹,如果不是特别的语言驾御能力,普通人真不是这么容易做到的。

除去写景抒怀,更重要的是经过写景抒怀来表达心里的感觉,转播自己的思维。在这一方面,前后赤壁赋还是有所区别的。在《前赤壁赋》中,苏轼将自己的感觉经过主客问答展现出来,这里更多的是被景象所动的开心之情。作者尽管被贬官黄州,政治上遇挫,心里非常忧愁,不过面前的山河景物还是给了他很大的安抚。而在《后赤壁赋》中,这种安抚好像就没有了。尽管也是有酒有客,地方还是那个地方,但时节已然不是那个时节了。《前赤壁赋》中所表述的那种“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而吾与子之所共适”的感触没有了。取代的是“适有孤鹤,横江而来”、“道士顾笑,予亦惊寤。开户视之,不见其处”的孤单感。在《前赤壁赋》中还兴之所至与宾客谈玄说理,而在《后赤壁赋》中有的只是一个人的孤独。仕途崎岖,人生境遇,如丝如影,抹除不掉,弃之不停。山河还是那个山河,朋友还是那些朋友,然而谁能了解“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情绪呢?尽管身处江湖,不过心系天下。但是,于国于民却让不上力,这样徒然的情绪谁能理解呢?

要写一手好无文章,自然无法离开修辞方式的使用。苏轼作为宋代继欧阳修以后的一代文宗,对修辞方式得心应手,对词语的选择极富磨练之功。用今日的修辞理论而言,苏轼在选词造句的期间做到了“正确淳厚、精练有力、新鲜伶俐,生动形像”。详细而言,如“清风徐来,波澜不惊”、“白露横江,水光接天”、“山高月小,真相大白”等。苏轼在句式的选择方面也留神整句、散句和长短句的结合。如“少焉,月出于东山之上,踌躇于斗牛之间”就是短句与长句的结合。如“举酒属客,宋明月之诗,歌窈窕之章”就是散句与整句的结合。这种句式的长短整散的变化,交错有致,增多了语言的规律感。别的像平仄的安排,音节的协调在行文中也有使用。除去句式和音韵的选择外,苏轼还留神了修辞格的使用,增多语言的展现力。如“白露横江,水光接天”、“山高月小,真相大白”就是使用了对偶的修辞方式。如“其声呜呜然,如怨如慕,如泣如诉,余音缈缈,不停如缕”就是使用了比方的修辞方式。如“予乃摄衣而上,履巉岩,披蒙茸,踞豺狼,登虬龙,攀栖鹘之危巢,俯冯夷之幽宫”则是使用了排比和对偶的修辞方式,一连串的动作, “履、披、踞、登、攀、俯”等,把苏轼“摄衣而上”的景象描绘的维妙维肖。

作为艺术全才的苏轼,在诗、词、歌、赋、书法及画图等每一个范畴都有优秀的展现,也怪不得欧阳修看见苏轼的文章后惊奇不已,惊叹苏轼道“读轼书,不觉汗出,快哉快哉!老夫当避路,放他出一头地也”。欧阳修的惊叹也是事出有因,不无道理的。

今日读苏轼的《前后赤壁赋》,经过比较阅览,游走在苏轼用语言构建的艺术世界,感慨他驾御语言的奇才,学习他谋篇规划,遣词造句的能力,对观赏古代的赋体散文,对提高文章的设想及写作能力,会大有裨益。

猜您感兴趣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