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公子旅游网>>旅游景点资讯>>有人把爬【野长城】当生意

有人把爬【野长城】当生意

关键词:野长城 来源:逍遥公子旅游网
【导读】2020年12月30日,跟着河防口长城东段垃圾整理工作的完成,北京市怀柔区2020年度长城环境整顿工作全部结束。尽管这已然是怀柔区持续第三年进行长城环境整顿工作了,但整理出来的垃圾..

2020年12月30日,跟着河防口长城东段垃圾整理工作的完成,北京市怀柔区2020年度长城环境整顿工作全部结束。尽管这已然是怀柔区持续第三年进行长城环境整顿工作了,但整理出来的垃圾数目还是很为惊人:共整理矿泉水瓶、塑料袋、包装袋等垃圾6.5吨,扫除不法描绘3000多条,发觉险情8处……是谁在长城上丢垃圾?是谁还在毁坏长城?

乱扔垃圾

保护员系着安全绳捡拾

“现已是冬季了,按说出来玩的人应当很少了,并且疫情防控势态也挺紧张的,但你看,咱10点钟开始捡,一个人一白天就捡了两袋垃圾。”上个月30日,在河防口东段长城上,参与当日垃圾整理工作的杨师父拎着两大编制袋垃圾对记者说。

垃圾主要汇聚在城墙根两边,以矿泉水瓶等饮品瓶为主,从高高的城墙上往下看,不感觉多。但是,员工下去后,就会发觉树根下、枯草里、石头缝里尽是食品包装袋、塑料袋、废纸等垃圾,特别在背风的角落里。

长城依山险而建,城墙两边几乎全是山坡乱石断崖,不少地方墙也有不同水平的风化塌陷,上上下下十分危险。有的地方,工人只能把安全绳系在腰间,靠队友拽着把人顺到城墙下去捡垃圾。“扔的时侯顺手一丢特别简单,我们捡起来可是历尽艰辛。”杨师父说。

怀柔区从2018年开始在全市首先运行长城环境整顿工作。2019年,长城专职保护员上岗,日常巡护负责长城本体上的垃圾整理,城墙下的垃圾由环境整顿工作统一整理。

整顿工作一般从7月开始,每个月一次,持续到年末。

不听劝止

谩骂保护员私自爬长城

2019年5月,怀柔首先进行长城专职保护员聘任工作,在有长城的九渡河镇、渤海镇、雁栖镇、怀北镇四个镇共雇用131名专职保护员,对地区内未开放长城进行保护:劝止野爬旅客、捡拾长城上的垃圾、随时发觉上报文物险情。

保护员上岗后,在各村各主要登城路口劝止旅客,在长城本体上捡拾垃圾,野爬长城的人明显缩小,长城本体上的垃圾也几乎全能获得迅速整理。不过,野爬状况依旧无法根绝。

“有次,我们两个保护员在山下路口站岗,看到有人举着小旗,领着50来个人上去。看见他们要从河防口村爬长城,保护员就上前阻挡,推广未开放长城不允许攀登。结果,领队不仅谩骂保护员,还上去夺取保护员手中拿着的巡检仪。”怀北镇文化服务中心有关员工介绍。

保护员看着他们硬闯上去了,赶快向镇里报告。员工联络领队要求把人带下来,领队完全不听。发觉他们时是白天8点,直至午后2点他们才下来。

一行50来人下来后,镇里员工告诉其攀登未开放长城背离了北京市长城保护规则,按规定要对他们的身份讯息进行注册,但这些人拒不协作。两边对峙到午后5点,在派出所的帮忙下,这些人终于承认错误、做了注册。

“注册也只能起到震慑效果,没有本质性的惩罚。”员工无奈地说。

室外组织

把爬野长城做成了买卖

访问中,不少保护员反应,在现实劝止期间,大多数旅客可以遵从劝止,但总有少数人目无纲纪。“特别是那些常爬的旅客,他们早就摸清规律了,我们8点上班,他们就6点开爬。还有的先放无人机了望,跟我们玩躲猫猫。”一位保护员告诉记者。劝不住的,保护员只能随着爬,怕他们毁坏长城,也怕他们产生危险。

记者在网络上搜索发觉,有很多室外活动组织还把爬野长城做成了买卖。如“青鸟室外”“虫虫长城队”“北京野狼室外”“雅步旅游”等,不定期发帖组织爬野长城,范围以京津冀三地为主。广告语做得十分吸引人:“你和山野的间距,只差一名私家室外向导。”

怀北镇的员工介绍,谩骂河防口长城保护员的领队就源于“雅步旅游”。记者搜索发觉,这个公众号2020年9月17日的文章题目是“9月19日,打卡京郊十大经典道路之鲤鱼背长城”。鲤鱼背,就要从河防口上去。收了旅客的钱不能背约,他们自然不会把保护员放在眼里。

野长城不是景点,但来的人一点不比景点少。野长城上没有垃圾桶,没有商店,旅客一般一爬就是一天,背着一天的水和食品,边走边喝,边吃边扔,又没专人负责整理,那垃圾还可以少了!”参与环境整顿的工人说。

明文规定

没有开放的长城不能爬

未开放长城到底可不可以爬?实际上早有明文规定。

国务院发表的2006年12月1日开始实行的《长城保护规则》第十八条“不允许在长城上从事下列活动”中第六条规定,不允许“有组织地在未辟为游览观光区的长城段落举办活动”。

2003年发布、2018年改动过的《北京市长城保护管理方法》第十五条“不允许从事下列危及长城安全的活动”(三)中又进一层规定,不允许“攀爬未同意为游览观光场地的长城”,对个人攀登未开放段长城的举动也明令不允许。

攀登野长城,问题重重。首先是对文物的毁坏。“20年前爬长城做文物考察时,沿途还可以看见不少石碑石刻,如今消散了不少。”北京市文物研究所长城研究专家尚珩告诉记者,“我们在长城上发觉有价值的东西,向来不发到网络上,不给存心不良的人做向导。”

之后是人身安全问题。北京段长城500来公里,保存齐全的仅有约60公里,别的都不同水平存在风化、塌陷等情形,擅自攀登风险非常大。仅2020年,怀柔境内就产生多起擅自爬野长城的险情。

“要疏堵结合。一方面强化立法,构建一支执法团队,依法保护长城;一方面,对修葺后拥有条件的长城渐渐开放,给旅客提供更丰富的选择。”一位长城保护专家表明。

猜您感兴趣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