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公子旅游网>>旅游交通资讯>>【川藏线上的汽车兵】掌心的距离

【川藏线上的汽车兵】掌心的距离

关键词:川藏线上的汽车兵 来源:逍遥公子旅游网
【导读】掌心的间距,那是“长长长长川藏线”这段掌心的间距,却象征着2100来公里的间距,和21座挺拔的雪山,14条急促的江河。2014年初,我新兵下连一段时间,军旅歌手小曾来队伍安抚表演。..

掌心的间距,那是“长长长长川藏线”

这段掌心的间距,却象征着2100来公里的间距,和21座挺拔的雪山,14条急促的江河。

2014年初,我新兵下连一段时间,军旅歌手小曾来队伍安抚表演。战友们的急切瞩目中,他演唱了一首自己创作的《长长长长川藏线》。

一曲结束,我便爱上了那个曲调。第一时间,我去QQ音乐下载却无论如何都找不到。引导员告诉我,这首歌是歌手专门为我们汽车兵创作的,还没公开刊行过。

很快,我首次随车队进藏实施运载任务。车行川藏线,放眼远望是无际的蓝天,我的耳畔始终反响着那首歌的旋律。

正值藏地的春季,故乡的玉兰应当次第盛放了吧?高原上却依然是银妆素裹。

车队马上抵达理塘兵站,一个拐弯处,正在玩耍的藏族小朋友看见我们的车,不谋而合地挺直了身子,“照本宣科”地敬起军礼。

道路两边的积雪反射着中午的阳光,照在孩子们黢黑的笑容上。这笑容明丽而绚丽,我一路上的劳累马上消失。

我赶紧挺直了背,端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也举起右手,献上我的军礼。那刻,我的大脑展示那句歌词:“洗浴阳光,远方是这样神圣。”

那时川藏线沿线通讯并不通畅,只覆盖了2G互联网。每一次踏上川藏线,我们只能等到达驻扎的兵站,手机有了信号才能打电话。那时我已然有了心上人,记着那一次是她的生日,但住宿营区完全没信号,等我第二天再打电话过去,她已然哭成了泪人……

“人在线上,身不由己。”这是老汽车兵们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在实施了几回任务后,我对这句话有了更深的体悟。

车队启程,天路萧疏,一路波动。

汽车驶上高原,白天除去自驾游的地方车,面前的景色原封不动;翻过雪山达坂,我们要战胜高寒和缺氧,必需打起十二分精神,危险时刻跟随;为了追逐时间,我们常常星夜兼程,星星为我们“导航”,但心里的孤独也就能自己品尝。

运载任务沉重,但每一次经历磨砺完成任务,驾驶汽车反回营区的时刻,心里却总有说不出的满足。尤其是当我追忆起高原战友们招待我们时的笑容,想起纯美的雪山和云朵,那都是征程中难以忘记的景色。

次年,歌手小曾演唱的《长长长长川藏线》出品刊行。和很多战友一样,我把这首歌下载到了手机上。歌声依然,“你看你看这大雪山……谁在固守谁的诺言。”

“师傅”退役那一年,我还是上等兵。脱队前一晚,战友们端着饮品来敬他。宿舍小音箱里,单曲循环着那首《长长长长川藏线》。

“师傅”在川藏线作战16年,每一年在线上驾驶汽车几个月,他所以常把川藏线叫作“我的川藏线”。

“16年,人生有几个16年?”“师傅”见证了川藏线每一段路的迁移,也曾参加过川藏线的建立,那一天我和战友在宿舍举杯为他送行时,他的脸上写着不舍。

哪里是归程?长亭更短亭。“师傅”告别的言语,变为我固守的动力。

几个月后,我随队上线实施任务。那是藏区雨天到临前最后一趟任务,早上车队从雅江兵站启程一段时间遇上了云海日出,在翻过东达山时遭逢特大暴雪,在怒江峡谷碰到了藏羚羊……

那趟任务由于车辆路上数次问题,到达目的地的营区时已是半夜。巧遇皓月当空,车队慢慢前行,那一幕正如歌里唱的一样:“长长长长的一天天,长长长长到月儿圆。”

本年秋季,我的生日是在川藏线上渡过的。那一天早晨我起床整理行李,就接到了她给我发来的生日祝愿。现在川藏线已是4G互联网全覆盖,车停营区,走下汽车,与家人视频通话报安全已是汽车兵的习贯。

当汽车再一次发起,车窗外的云层黑漆漆一片,我们的下一站将经过通麦天险,高原的雨天好像提早到来。

前面,我和战友还将面对不可预知的危险,信号或许随时停止,这天的餐食都是自热米饭……想到这里,我开启手机,那是她发来的浓浓的牵挂,天再冷,路再险,我心依然温热。

猜您感兴趣的资讯: